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胞之家 > 老故事

“牛班班长”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6-11-02  来源:  作者:孙萌萌
      1968年,张华军到济南军区部队农场锻炼,没有牲口,原先用牛犁的地全靠人拉。高大的张华军担任犁地班的班长,他给这个班起名叫“牛班”。正是在这里,张华军与妻子相识相爱。台湾人的身份成为这个青年恋爱之路上最大的阻碍,但像不少赴陆创业、奋斗、生活的老台胞一样,无论事业还是爱情,张华军都没有放弃。这段巨变年代的恋爱故事,也反映出了那一代台胞最真实的心路历程。

1948年初,大陆战火纷飞。对野战外科颇有研究的张文政携妻儿离开台湾到东北执业,那一年,张华军4岁。“别的都不太记得了,只有一点印象很深:我这辈子就坐过这么一次船,吐得一塌糊涂。”张华军说。

在锦州,作为国民党部队医院医生的张文政接触到了共产党的部队。“解放军一位指挥员受了伤,战士找到我父亲家里,请我父亲去做手术。虽然是国民党部队的医生,但我父亲竟然去了。手术很成功,解放军就极力挽留他。我父亲说:‘我是个医生,我的宗旨就是救死扶伤。如果你们的部队需要,我也可以到你们这边来。’”

就这样,张文政带着全家人留在了锦州,再也没有回过家。

“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对自己的业务看得比生命还重。”张华军这样说。

                                            “牛班”的春天

刚到大陆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解放初期,张文政还曾被评为锦州市劳动模范。“渐渐地,政治风气就变了,台籍身份成了家庭成分的一个‘污点’。有些台胞隐瞒了自己的台胞身份,但因为我父亲在当地也算挺出名的,我们的台籍身份想隐瞒也隐瞒不了。父亲曾跟我说,你不关心政治,政治还关心你呢!”

1968年,张华军大学毕业,那时上山下乡正如火如荼,大学毕业分配以后,张华军被派往济南军区部队农场劳动。这个部队农场汇集了不少年轻的大学生,就是在这里,张华军认识了张玲。

那时候,农场没有大牲口,犁地全靠人力。人高马大的张华军被选中,当了犁地班的班长。“我自己给这个班起了个外号叫‘牛班’,我就是‘牛班班长’!”说起这段经历,张华军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劳作的辛苦,都在这笑声里成为了甜蜜的回忆:“那时候就已经以阶级斗争为纲了,因为台籍的缘故,我连共青团都没能加入。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仍然能屡次获得农场评的先进,都是靠自己的实干干出来的。”

正是这种实干,让张华军赢得了张玲的好感。“现在的姑娘当然是喜欢我这样的男生,个儿又高,又是台胞。但在那个年代,我这种人可是很让人害怕的。一来台籍那时候叫‘海外关系’,那可是不得了的,二来那时候的姑娘都喜欢身高1.75米左右的男孩儿,像我这种一米八的,在人家眼里那就是‘傻大黑粗’!”即使已经过去快50年了,张华军丝毫不掩饰自己当时对张玲的爱慕,“我一直对她就是怀有好感的,只是没有说出口。那时上山下乡锻炼即将结束,我终于鼓起勇气给她写了一封信,跟她‘求交往’。”

“但是,在当时的部队农场,上山下乡的青年不允许谈恋爱,更不允许结婚。跟普通战士是一样的。”限于禁止谈恋爱的纪律,张玲给张华军写了一封婉转的回绝信:“她在信里写,虽然我不是共青团员,家里情况又复杂,但是人还是很不错的。只是,现在这个事情她不考虑。”

那时候,张华军并不知道,这封信,是两人数年苦恋的开端。

                                                      印有最高指示的结婚证

虽然嘴里说“不考虑”,但张玲回家之后,却把张华军的追求告诉了母亲。开明的母亲并没有反对这个家庭复杂身高又不讨喜的男青年,反而鼓励女儿说,既然他人不错,你就不要回绝嘛。而收到信的张华军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一段恋情。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给对方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礼貌地谈谈人生和对对方的看法,但它的意义却非同一般:有了这样的信,就表示这对年轻人已经把对方的影子扎根在了自己心里。

从此以后,分配在本溪水泥厂的张华军与分配在四川峨眉水泥厂的张玲就通过信件开始了漫长的异地恋。而张华军的台籍身份也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成为了两人情路上的一大阻碍。

“跟我不同,我太太是学生党员,成分很好人也很乖的。我们两个人谈恋爱的事情,自然她是要和组织汇报。她们厂子里的干部倒没多说什么,但当时厂子是军管,军管会的一位穆主任出来干预,说厂子里优秀的男青年这么多,张华军连团员都不是,干嘛非得找他啊!”

失望的张玲打了退堂鼓,给张华军写了封信,说自己向组织汇报了两个人的事,但组织上没有通过。张华军心急如焚,在1970年国庆期间请了探亲假“杀”到了峨眉厂。

“说来也巧,国庆期间,峨眉厂正好要跟西南理工大学打篮球。因为我球打得不错,厂里老师傅就问我是不是能代表他们厂打,所以在峨眉厂那段时间,白天没事我就跑到操场上跟工友们打球。因为厂子建在山沟里,那个年代又没有别的娱乐,厂子里是很重视篮球的。就这样,峨眉厂里都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存在,我的人缘也混得挺好。”

“文革”闹得最凶的这几年,张华军与张玲的婚事始终过不了穆主任这一关,张玲几番想放弃,却又舍不掉。而张华军几乎每年夏天都会请探亲假到峨眉厂“打球”,这场漫长的爱情篮球一路“打”到了1972年。

“1972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文革’中被关进‘牛棚’的父亲从‘牛棚’出来了。这对我来讲是件大好事,于是当年9月,我又请假去峨眉。恰好当时军管会撤了,‘穆主任’这层障碍不复存在,张玲找到厂里领导,领导说既然是这样你们愿意谈就谈吧,我们两个人一核计,既然厂里领导都同意了,我们就马上结婚!”

于是,不管两人尚在两地分居,也没有房子,当年的“十一”,张华军与张玲领到一张结婚证,就算结了婚。“那个时候,结婚证上还印着最高指示呢!”张华军笑着说。我们也不知道在漫长的数十年的婚姻生活里,需要把这张纸看过多少遍,才会记住这样的小小细节。

张华军说:“估计再没有人结婚比我俩简单了。领了证之后,我们就旅行结婚,先到她的老家归林,然后去了一趟江浙,在南京分手,各自回到工厂上班。”

                                                      为爱“出走”

1972年,张玲与张华军结了婚,为了能与妻子团聚,1974年,张华军申请调到了峨眉水泥厂。“那个时候,渐渐地风气就开始转变了,1973年底,党的十大召开了,林丽韫、蔡啸这两位台胞当选中央委员,我明显感觉到,台胞的政治地位有所变化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水泥行业刻苦钻研的张华军开始接触对台宣传工作。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张华军的文风清新朴实,很对对台宣传的路子,多篇稿件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新闻杂志、福建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刊用。

1983年,已经年近40的张华军又做了一件事:为爱“出走”。由于乐山气候潮湿,张玲的身体出现了状况。“连续三年,一到夏天她都直不起腰来,有时甚至只能卧床。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她的身体,就想调离峨眉厂。”最开始,这个计划并不顺利。“省建材局领导跟我说,你们厂子里已经走了很多人。希望我们两个留下,或者让我们两个调到成都去。我一想,成都的气候和乐山也差不了多少,一样不适合我爱人养病。”

张华军坦言:“我对厂子里还是很有感情的。当时的峨眉厂设备很先进,是亚洲最大的水泥厂,我又三十几岁就提了工程师,事业上大有作为。其实四川台办之前就找过我,希望我全职去做对台工作,当时我想都没想过要离开峨眉厂。如果不是我爱人这个毛病,我也不愿意走。”但妻子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张华军下定决心,找到了当地台办主任,在当地台办主任的帮助下,1983年,张华军依依惜别了工作10余年的峨眉水泥厂,调到了新组建的杭州第二水泥厂。

这次调动,是张华军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浙江省是个台胞大省,台胞数量仅次于福建。浙江省台联的组建甚至比全国台联还要早。调到浙江之后,张华军当选为浙江省台联的兼职副会长,1988年参加中央党校第一期台籍干部班之后,张华军告别自己从事了21年的水泥行业,被调入浙江省台联,专职从事对台工作。

40多岁告别本行,张华军在“台字号”又工作了近30个年头。从地方台联副会长到台盟中央秘书长,张华军在爱情上的韧劲发挥在工作上毫不逊色。他用理科生的严谨思维处理着台界的细致工作。“其实我们理科生最不爱写东西,但是参加对台宣传工作,我就会一直写。我经常告诉年轻人,无论你的职务是什么,在‘台字号’工作,就必须了解台情。无论分工是什么,只要有接待任务就要写情况汇报,只有多写才能进步。这也是我参加对台工作的一点经验。”

张华军与张玲这段如电影桥段般浪漫的爱情故事,实际上也正是那个年代的台胞个人奋斗与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如今的两位老人,就如同童话里写的“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的范本,我们也衷心期待这份幸福的温暖,能如同阳光,照在每个人的心上。

友情链接
管理频道:联系我们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